茶芷0807

为一个人改一下自己的介绍(虽然说这种东西以前也不存在就是了)
90我超——爱她呀!她就是我的天使,我一个人的,没毛病嗯!!
目前想变成很厉害的画画的,但是……真的不知道猴年马月才可以,在努力
嗯,大概就这些了

刚刚老师给我们通知了放假时间,我们最后确定了,世界杯结束,我们都没有放假,真开心😂😂😂

表白老师,暗戳戳地喜欢他好久了终于忍不住表白了啊,他就是天使是宝藏,他特别特别好
每日三省吾身2.0版
今天有没有因为他变得更好一点?
有没有呢?
有没有呢?
真是个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的问题啊
图源微博水印

舍友做物理实验剩下的蜡烛,意外地像芭蕾舞者

是张也青,请先看左边一列,,,是在北京的时候的背景,目前是也总单箭头青仔,草稿,不入流的画技,看个乐吧

前两张刚看完动漫第一次试着画老青……可以说是丑爆了但是我觉得这个动作好帅啊!以后改良算了……
最后一张又是上课摸鱼……我已经不想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了……

明明只是把线稿图层关了,却莫名带感???

不知道能不能被看出来是巫师卡……

看不知道什么书的卡卡和不知道干什么的雷……
每日三省吾身,雷总的锤子长什么样来着?雷总的锤子长什么样来着??雷总的锤子长什么样来着???擦掉了雷总的腿,因为加上看上去分外妖娆……
又是上课摸鱼,被老师盯上了。。。

上课摸鱼……老师讲的什么来着?这题怎么做??作业是什么??
无形中错过了一个世界……

【雷卡】这只是个故事

背景还在他们积分赛那一环节。
嗯……如题目所说,这就是个故事,就这样。

楔子
小食摊上几个参赛者吃着东西闲聊,除却大赛的前十名,不可避免地说到凹凸大赛最近出现了一个怪人,大赛本来是个为积分拼搏的地方,这个怪人不打积分怪却向人支付积分,只要那个人向他讲一个故事,或多或少他都会给你积分,前提是这真的是个故事,真实也好虚假的也罢。你可以去找他或者她,也可能你无意一撇眼那个人就在你身边。

正文
有人说我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,其实我也喜欢在熙熙攘攘的地方吃个东西或者散个步,这样我不用支付积分也可以听到故事。我也不知道做这件事的意义在哪里,也许仅仅因为我喜欢。
我谨慎没有透露出一点关于我落脚点的信息,所以几乎没有从外面回来看到有人站在我暂时的家门口的情况。我第一眼看到那个男孩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我有点惊讶,找到这里如果不是巧合,那他肯定有特殊的手段,也意味他不是什么善茬。
“您好。”那个男孩转过头来跟我问好。
“你好。”我也礼貌地回复,看起来并不是来找事的。
“我听人说,最近有个人,专门听人讲故事。是你吗?”男孩面无表情。
“以及支付给他们积分,是我。你看起来并不需要我的那点积分。”我打开门,随意玩笑道。
“嗯,是的。”他点头。
男孩的耿直让我有些尴尬。我只能笑笑问:“那你是来干什么的?”
“我想您听过许多故事,一定有许多见识,我想向您询问一些事情。”男孩这才抬起头来,我第一次认认真真看清他的面庞。
如同黑夜般的头发,在透过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下被撒了一层的光,他的眼睛像大海一样蔚蓝和深邃。是个清秀俊逸的男孩子。
“我只是个听故事的,并不一定能回答你的问题,不过我愿意听听。”我事先声明,本来是想拒绝的,但是这个孩子的冷淡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丝焦虑?疑惑?还是我看不懂的情绪?真是奇怪,我从没见过这种情况,所以我改变了注意,决定听听他的没有结局的故事。
“我的疑问来自一个人,他对我来说很重要,他……救赎我,引领我,是我的信仰,是我的全部。”男孩又低下了头,皱着眉头,神情庄严肃穆,这使我完全不怀疑他的言论,可是人生来是为了自己,别人怎么能是他的全部?不过一个好的倾听者不会去打断讲故事的人,而我是一个好的倾听者。
“有些人将他视为撒旦,但是我将他视为我的耶稣。”男孩似乎陷入了什么回忆,面色并不轻松。
“那些人打击他,用不入流的阴谋诡计陷害他,还妄想用权利金钱和女人囚禁他,但是我说过,他是神,神怎么会因这些而屈服?不仅如此,他带着我,找到了自由找到了浩瀚无垠的星海,我们在天空和大海的交界处探索和旅行。这是我最珍贵的一段回忆,您能理解吗?”
他头一次在回忆中显露出温柔,我点头。
“他说我们是海盗,他桀骜不驯,睥睨天下,我在他的身边尽忠大约很多年了,”他笑笑,不过笑容有些沉重,“自从来到凹凸大赛,有些东西,就变了。”
“我变了,变得很奇怪。他看向别人的时候我会不愉快,会很难冷静下来,这和平常的我不一样,他和别人走在一起我很想把他拉开……我很烦躁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听到这里我有些疑惑,便问:“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呢?”
“有个女孩,有些人说和他的性格有一点相似,但在我看来完全不是这样,那个女孩让他在意,他会去联系那个女孩,那个女孩还造谣说他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,他却没有生气,我给那个女孩说那个男人是我们的宿敌,那个女孩说我不懂,那叫相爱相杀……”
“嗯,还有吗?”我问到,如果这个故事到这里就没了下文,那真是个糟糕的故事。
“还有,”男孩又抬起眼睛看我,这真是一双神奇的眼睛,望向这片海洋,我也跟着变得平静。
“我们之间相处的模式也变了。这是个噩梦,我想醒过来。”男孩的语气变得无助与痛苦。
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现在很奇怪,所以我不敢将这种状态向他展露,他开始怀疑我,试探我,因为如此,我也开始有事情不想向他说了。我们之间变得不再坦诚,这个关系出现了裂缝。我没办法向他吐露这种痛苦,我不能成为要他保护的存在,我不能成为他的拖累。”男孩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,在他的脸上我第一次看到了焦急这种表情。但是这样不好,我伸手覆在他的眉间,“放松,孩子。”
“这个故事还在继续。他喜欢上了一个人,他亲口说的。可是我疯了。”男孩说,“他不再属于我了,他……从来没属于过我……我很难过。”
也许他的神色太过于痛苦,我不忍心再让他回忆一遍,我阻止到:“够了,别再想了。”他也是个求不得放不下的人。
“说点愉快的吧,比如,你们的相识?”我提议。
“我是个私生子。”他开口,我为这个开头惊讶,突然后悔自己提起了这个话题。
“我所谓的父亲不知为何原因接我去了那个城堡,那个时候我还太小,总是被人欺辱,带头的人是他的兄长,所以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我,只能靠自己,这是我那个时候就明白的却做不到的,我很弱了。”
“我想着逃离,并且成功了,您能相信吗?守卫森严的城堡,却可以被我这个小孩找到突破口,他们称我奸细,要铲除我——我猜他们那么想很久了,只不过没有理由。可最后我还是被他们抓走了,之后他们用鞭刑拷打我,问我得到了什么。呵,除了无尽苦难我还得到了什么,他们怎么不问问我他们剥夺了我什么,一群无耻的强盗。”
“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接手了这件案子,从此,那个私生子死了,他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叫他大哥的小孩。他给了我新的生命和希望,所以我说,他救赎了我。他很任性,也很有能力,让所有人无奈又无措。没人再敢欺负我,甚至曾经虐待过我的仆人也必须心惊胆战地称我为大人。他从没希望我的重生能让我忘记恨,有仇必报,这是我们的信条之一。”
他说完,问我要了杯水,他似乎有些激动。
“他让我奔向自由,可是我从来没有自由,之前的枷锁是那个城堡,那个时候,我的枷锁就是他。之后,我们决定摆脱那些陈旧,固步自封的腐儒,离开那个腐败的国家。我们去了很多星系,见过世上最美丽的鱼群的迁移,见过各色绚烂的星空,你能体会到陨石在你眼前碰撞的震撼吗?我伸手就能触到星星和海风,我们经历了所有的美好,并且生死相依。”
“在一个阶级统治的国家里,我们遇见了一个有些傻乎乎的杀人犯,在他入狱前我们相识,他有金色毛燥的金发,他是一个仅臣服于力量的人,很好控制也有很强的攻击力,所以为了使他归顺加入我们,我们两个人去劫了狱,这是个刺激冒险的违法行为,但是我乐在其中,或者说,有大哥在所以我心甘情愿。他是我们行程的第一位入伙的人。”
“之后在一个赌城,我们撞见了一个出千的骗子,我们坏了他的好事,却在他被黑市行刑前将他救出,这个骗子似乎不太懂感恩,他的加入大哥和我拥有不同的意见,他并不忠诚,像个狡猾的狐狸,有时真诚,有时虚伪。这些他都知道,却不在意,我最终也同意了,骗子的行为目前还能在我的控制范围内。”
“我们四个人自称海盗团,看到好处就要抢,看到弱鸡就要踩,看到机会就要上。我们不是什么好人,对吧。但是无所谓,只要这是他所想,就一切都无所谓。”
男孩幸福的回忆到此为止了,他闭住了嘴,表示他说完了。
“请问,你能说说单独你和他之间的任何东西吗?”
“在大赛里,晚上的守夜轮到他时我总会醒来,因为小时候的事情我很容易做噩梦,让您见笑了,所以他守夜的时候总会拉上我,在篝火与草地上他坐在那里望向远方,我偶尔靠在他身上睡着,偶尔躺在他身边,微微睁开眼睛,就能看见他的眼眸,那里面深不可测,有些惊涛骇浪前的诡异平静,这些如此美好,如此让我着迷。”
“你和他有分开过吗?”我为他重新天上热水。
“有,比如现在。”
“有什么样的感觉呢?”
“……他很强大,不需要我的担心,但是,我控制不住的思念他。”男孩抬起头,问我。
“到这里,我想咨询您,我是怎么了?”
我看着他平静的笑了,我该怎么回答他?我想我知道答案,但是这个答案对于这个亲爱的孩子来说,到底是被天神祝福?还是被恶魔诅咒?
你爱上了一个所向披靡的人,可以带你撕碎荆棘。
可是如此地步,你已注定得不到神的祝福。
“我是个听故事的人,孩子,我自认为我没有分析故事的能力。但是你的情况我想,大概是——”我闭嘴思索该怎么样叙述。
“爱。”我回答他,这就是问题的伊始,也会是这个问题的终止。
“可是为什么?”男孩习惯性低下头思考。
“爱情没有原因。”我冲他微笑。
“他就像一个疯子……这并无贬义——可是我……”他抬头望着我,似乎有些迷惘。
“疯子可以拥有爱吗?”最终,他问。
“疯子成就了这个世界,他们也能有伟大深沉的爱情。”我肯定。

“先生,你是谁?”我看着短短几天我的门前出现的第二个不速之客,他可不似上一个人那样看起来冷静。
“你就是那个听故事的?”这个人居高临下扫视了我一眼。我认识他,这是那个大赛的第四名。
“是的,先生。请问你来做什么”我微笑回答。
“哼,你是听故事的,我除了来讲故事还能做什么。”他嘲讽地笑我。
“好的,里面请。”我伸手邀请他。
“不用了,很快。我喜欢上了一个人,他前几天过来找过你,后来我们在一起了。”他寥寥几句,勾嘴笑了,“那个人觉得应该过来谢谢你,我觉得没必要。我也不要你那点可怜的积分,就是给他给你讲的故事按个结局。”
“这是个美好的故事。”我真心的微笑。
“因为不要积分?”他讥讽道。
“一方面,”我无奈地保持僵硬的笑容,“祝二位赢得比赛。”
对于这种比赛,我想这是最好的祝福了。
“哼,废话。”
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起身走了,风吹起他的头巾,发丝飞舞,他的笑容不可一世,简直就像个疯子。可是我看到了这个疯子的未来里的有无限光芒。